-FAWNFAWNL-

文摘——诗摘——康斯坦丁·卡瓦菲斯

城市
文/(希腊)康斯坦丁·卡瓦菲斯   译/黄灿然

你说:“我要去另一个国家,另一片海岸,
找另一个比这里好的城市。
无论我做什么,结果总是事与愿违。
而我的心灵被埋没,好像一件死去的东西。
我枯竭的思想还能在这个地方维持多久?
无论我往哪里转,无论我往哪里瞧,
我看到的都是我生命的黑色废墟,在这里,
我虚度了很多年时光,很多年完全被我毁掉了。”

你不会找到一个新的国家,不会找到另一片海岸。
这个城市会永远跟踪你。
你会走向同样的街道,衰老
在同样的住宅区,白发苍苍在这些同样的屋子里。
你会永远结束在这个城市。不要对别的事物抱什么希望:
那里没有载你的船,那里也没有你的路。
既然你已经在这里,在这个小小的角落浪费了你的生命
你也就已经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毁掉了它。

【我觉得这个版本在我心中翻译得好一些。
这首诗刚开始看起来挺悲观,但是直到最后一句才让人明白,原来如此。】

【红色(露中)】莫名契合-保罗·策兰的《水晶》

莫名契合他们的诗

水晶
[德]保罗·策兰
译 王家新

不要在我唇上找你的嘴,
不要在门前等陌生人,
不要在眼里觅泪水。

七个夜晚更高了红色朝向红色,
七颗心脏更深了手在敲着大门,
七朵玫瑰更迟了夜晚泼溅着泉水。





契合度太高了,如果强行从某种方面来理解。
★以下来自《保罗·策兰诗文选》
保罗·策兰(Paul Celan,1920—1970),生于一个讲德语的犹太家庭,父母死于纳粹集中营,策兰本人历尽磨难,于1948年定居巴黎。策兰以《死亡赋格》一诗震动战后德语诗坛,之后出版多部诗集,达到令人瞩目的艺术高度,成为继里尔克之后最有影响的德语诗人。
他特别钟爱里尔克——对隐喻、典故、梦境及各种意象的迷恋几乎成了他早期所有作品的显著标记。

★以下为德语原文和英语译文
Kristall
Paul Celan

Nicht an meinen Lippen suche deinen Mund,
nicht vorm Tor den Fremdling,
nicht im Aug die Träne.
Sieben Nächte höher wandert Rot zu Rot,
sieben Herzen tiefer pocht die Hand ans Tor,
sieben Rosen später rauscht der Brunnen.


Crystal
(Pacrystal)

not on my lips look for your mouth
not in front of the gate for the stranger
not in the eye for the tear
seven nights higher red makes for red
seven hearts deeper the hand knocks on the gate
seven roses later plashes the fountain

【国家,国家。】《今天,我有自己的语言》

今天,我有自己的语言
[叙利亚]阿多尼斯

我摧毁了我的王国,
摧毁了我的宝座、庭院和廊柱;
我上下求索,由我的肺背负,
我把我的雨教授给大海,交给它
我的火焰和火炉;
我在唇间将未来的时光记述。

今天,我有自己的语言,
有我自己的疆域、土地和禀赋,
我有自己的人民,他们的疑惑将我滋养,
也被我的断垣和翅翼照亮。







个人觉得,阿多尼斯写的这首诗不仅仅是献给自己当时(现在也是)处于苦难中的国家的,也是献给所有国家的。(只打了联五轴三的tag是因为其他国家的名字记不住orz)
可是还有些国家……一言难尽,他们不是受苦难的,而是施加者,比如……tag里有。